生宿

大家好!

[HTF/微洁]Leave the Light On

喂给饥肠辘辘的 @觉军大法好 和 @冻球 

bgm:Leave the Light On-Priscilla Ahn

也不知道合不合适!总之和着听听,……我甚至懒得取名字,曲名即文名。

人物ooc惨烈注意。打入二垒注意。


留着日光


来自黄昏的沉沉的歌声和轻和的日光落在Giggles闭合的眼睑上。她把自己扔在格纹沙发里。歌从CD里抖落出来,慢的像是从指缝里滑出的颗粒状的砂糖。

但暮色还没有真正地合拢。Petunia透过隔门的窗户瞥见Giggles的轮廓,她像要睡着了,随着模糊的音乐声那团模糊的影子也在缓慢地摇晃;Petunia思量着,把灶台又重抹了一遍,拉开抽屉抓了两颗裹着鲜亮糖衣的小家伙。这时一些黄色的油污分别溅上了她的食指指腹和中指指甲壳。

Petunia怒不可遏,Petunia即将暴跳如雷。但她还是遏住了怒火,及时地,她听见友人的酣睡的声音漫步着从门缝里溜了进来。


“现在几点了?”

Giggles揉着眼睛问。

她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“不多不少,”她说着,“四点半了。”

“你说要我陪你听听CD,结果为做个甜点现在才从厨房里出来。”

“那是有原因的。Gig,看看我的手指。”

她眯拢了眼睛望去,却失望而归:“我什么都没看到呀。”

“不,不可能。”Petunia说,“这上面刚溅上了两滴油污,一滴在食指指腹,一滴在中指指甲壳。”

“噢,……你记得真清楚。”Giggles怔了怔,有些吃惊地看着她。

Petunia板着面孔,她的蓝紫色的眸子,她的青白色的额发耷拉着,她垂着手望着Giggles,她缄默着好像哑声的海鸥。

Giggles敛了敛笑容,她怕对方又会倏地炸起。

“你这是做什么,Gig?”

她的手摸索着伸进了Petunia的口袋,那件围裙上不仅嵌满衣褶,还缝着两个口袋。Giggles轻车熟路地每只手各伸进一个口袋,从那儿掏出糖来。“看来我猜得没有错。”她说,笑了笑,她才刚刚睡醒,眼睛里还含着被迟暮的阳光晒出来的眼泪,她的皮肤是热的,带有一种休憩的气息。

Petunia怔了片刻,撇了撇嘴角。从她的掌心也抓出一颗糖来,“吃完后糖纸不要乱扔。”


她从一大片雪白的哗啦啦翻动的床单里晃出身子,发现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,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,可直到现在,空气里充斥的仍是干燥温热的气息。Petunia看见一块床单被风刮得飞扬起来,露出门口空地的一角,还有一双女孩子的腿,踏着大红色的马丁靴,露出半截格纹的毛线袜。她愣了愣神,床单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姿态,风已经没有继续了。Petunia伸手扬起了床单,忽然觉得这场面有点相似。

在之前的某个下午,那好像还是比较特别的日子,她也是这样翻身扬起窗帘,连手臂扬起的幅度都惊人的相似。那时露出的是一个全身的轮廓,虽然到现在能让人记住的也只有一头的粉红和绯色的微笑,这微笑,是绯色的,她方才在心中回想时有这样形容,她只觉得这颜色也是早晨和沙发的颜色,而窗帘是砂糖的颜色,白的那种。Giggles踩着黑漆皮鞋冲她露出友善的牙齿,Petunia忽然想起来了,那是她生日的时候,Giggles捧了一块巴掌大的慕斯蛋糕,点着绯色的果酱和大红色的草莓。

“Petunia,谢谢你。”她咬着下唇思考了片刻,“再见了。”
Petunia倚靠在黄昏的光里维持着沉默,她支着下巴凝望着友人的身影穿过门框消失,又重于窗帘后出现,她仿佛海上的水手,在一片白浪织成的衣物里犹豫不安地扭过脸孔。

她在为什么道谢呢?她为什么一定要道别呢?Petunia觉得有点难受,一种奇怪的难受。那草莓还卧在蛋糕上,蛋糕还卧在茶几上,茶几还卧在客厅地板上,CD机还没有关上。可Giggles的脚确确实实迈了出去,而且没有停留,而且没有回头。Petunia没有流泪,天上也没有下雨,那时的空气和此时一样干燥到叫人窒息,充斥着苦闷的阳光味儿。

“再见,Petunia。”她说道。
Petunia轻轻地拉拢窗帘,女孩的身影被雾一样的薄的白色阻掩住,在雾里远离着,成了一团模糊不清的轮廓,这轮廓被近乎微弱的摇摇欲坠的黄昏勉强拉扯着没有散开。

她终于从回想中缓过神来,正看见眼前什么都没有,却有一对手臂环住她的腰部。她手指甲上的星星晃得Petunia睁不开眼,等她缓过神来,忽然发觉,这哪里是一大片雪白的哗啦啦翻动的床单呢?只有一些,最多三四条,它们甚至没能完全围住这两个女孩。

女孩们在一片白浪织成的衣物里,像纸片的碎屑相拥成团,在无风的、布满灰尘的空气里升降不断。


Giggles好像落进了她的眼睛里,嘴里都是糖的甜腻味道。Petunia留着那颗糖还没有吃,此时干脆把它塞进了Giggles的嘴里。她们的脸颊紧贴着,经过一番咀嚼的声响,便自然而然地开始接吻。这是毫不猛烈的吻,与其说是吻,不如说只是互相贴紧了些。

她们相贴着,慢慢地,Giggles就感觉到一些打破了干燥的氛围的东西,Petunia紧紧磕着眼睛,她想了想,说道,“不要伤心,我的好Penny。”并附着一个微笑,“好时光不会过去的,道别也从来没有歌声永恒呀。”

的的确确,歌声飘了过来。

Leave the light on,

I'm coming home to see you...

Petunia把手抱紧了些。没有刮风,白浪却浮动起来,还有两个对比色的浮标,移动着位置。Petunia低头看着手指沉默了一阵,说:“这上面刚溅上了两滴油污,一滴在食指指腹,一滴在中指指甲壳。”

“你不是刚说过吗?”

“还有,”她补充道,“还有被晒融的糖味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还有我身上的螨虫味。”Giggles笑起来,搭着她的肩膀,半身倒在了沙发上。

评论(26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