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宿

大家好!

[伸文]和影子对话

不是有个专题叫“你要学会和影子对话”吗!



伸太郎走在日光里,午饭过后的时间,太阳在慢慢倾斜着位置,他看着影子逐渐拉长,偏向一个需要扭着脖子才能看见的方向。下午真是热极了,尽管没有达到夏天温度的高峰,在这冬天里已经是很突兀的温度了。伸太郎感到自己的汗液仿佛从毛孔里由内向外挤出,湿润了汗衫,在运动服的内侧滑动然后蒸发;他感到额头和鼻翼都滚动着汗珠,但伸手去擦时才发现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是错觉。

伸太郎走在一条无人经过的温暖小道上。

 

伸太郎路过了一株丝樱,花苞都少得可怜,只有几片积雪未干的枯败的叶子,在残枝烂梗上挂着奄奄一息,正迎着日光缓慢地融化,水滴落在地面上,有些正巧打湿了伸太郎的鞋子,还有一些落在伸太郎的影子上。

“啊!”

伸太郎讶然一惊。伸太郎侧过身子,细细倾听,周围却不再有声音。可是方才,他方才明明就听见了某个人的声音;绝不是他自己的,因为那声音纤细一些,柔和一些……就像与他年龄相仿的某某少女。

“嗨。”伸太郎低声说,“你在哪儿呢?”

没有人回答。

伸太郎转过身,他的影子落在了荆棘丛里。

“啊!”那声音的主人又叫起来。

“嗨,嗨,”伸太郎叫道,“你好吗——?”

他忽然听见笑声,他感到有风吹过来了,帮助他消去了一些热气,这笑声混在风里,轻飘飘的,好像空气里的霾,但并没有灌入他的鼻孔,而是钻进了他的耳朵。那声音笑了一阵,终于说:

“我好吗,我好吗?我并不好呀,伸太郎。”

伸太郎听着,不由自主愣住了。一种奇异的情感——像被吹起的气球一样——在他身体里膨胀起来。

 

“你不好吗?”伸太郎说,“你是谁呢?你是哪个人,是我曾经认识的人吗?”

她没有回答,但又笑起来了,笑声很轻,好像气泡在海里砰砰地炸开。

伸太郎陷入了思考之中。他感到和这个声音的主人如此熟悉;每天都经过的一条路,那条路旁的一株不惹眼的丝樱,丝樱也许被虫蛀烂也许盛开的花瓣,他就好像熟悉这些景物一样熟悉这个声音,然而伸太郎又完全想不起来了,这是谁的声音,从哪里传来,想告诉他什么?

她问:“伸太郎,我是你熟悉的人吗?”

伸太郎想了想,说:“我不知道。我好像很熟悉你,可是我确定不了。”

“那样我很开心。”

“你很开心吗?为了这个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可是我确定不了。”

“不用,伸太郎。”她说,声音逐渐清晰起来,“你不用确定这些。你不用想起来我的模样,我常戴什么颜色的围巾,我叫什么名字,我数学考试的成绩……都不用。所有和你相关的事,我都记着,所有与我挂钩的事,你都忘记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人活在世上,是需要人来惦念的,死后便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旅行。死者在漫无目的地行路时可以挂念生者,活人却不可以被死人绊住了脚步。

“因为我已经死了。我可以记着你,我会一直记着你。”她说。

 

你是鬼魂一类的东西吗?伸太郎一瞬间想要这样问。他觉得似乎有些不礼貌,于是把话硬塞回来,没有出口。又不禁打了个冷战。他不晓得这声音的主人——这个笑声如气泡的鬼魂,正在何方望着他尴尬的模样。

她说:我会一直记着你。好恐怖,伸太郎想道。更恐怖的是,那鬼魂好像读懂了他的心思,带着笑意说:“别害怕呀,伸太郎。也不用东张西望。”她顿了顿,说,“我在你的影子里。”

 

伸太郎热得受不了了,找了一个凉亭的石凳坐下。影子在他脚下,几乎要和路边的绿化带的阴影融为一体。伸太郎问:“那么,你会热吗?”

“你热吗,伸太郎?”她反问道。

“我觉得很热。”

“我不热。”她说,“我这里很冷,我们实际上不在同一个地方,尽管我可以感觉到你,我看不见你……你都能看见些什么?”

伸太郎想到了水滴在影子上、影子落在荆棘丛里时的叫声,觉得她似乎靠谱。

伸太郎张望四周,他看见草坪,不远处有一个水坑,满载着前几天的积水,还有两只动物在搅动水花,是什么动物呢?好像两只癞蛤蟆,但他不能确认。他看见街道,电瓶车、自行车、公交车、小轿车,水泻一般滑过银色的街道。他看见麻雀,对面楼房的二层有女孩梳理长发,麻雀衔着掉下来的碎发,快快地逃走了。他看见太阳,他不敢用肉眼直视那个火热的光源,于是转过视线看逐渐积累起来的云翳,天色不知觉间暗了不少。他低头看影子,那个影子好像也在不自觉地咕噜噜冒泡,一点点地消失掉。伸太郎体内的感情又膨胀了几分,却还是不知来源。

 

伸太郎说:“我看见天在褪色。”

 

那影子闪动了几下,好像点头一般。过了一会,伸太郎反应过来,那就是自己点着头,尽管存在一个女孩的声音,影子实际上还是他的身体轮廓在光线投射下形成的阴翳。

“再见了,伸太郎。”她说,最后几个字有点听不清楚,好像气泡被提前击碎,只留下几个模糊的气音。她还说了些什么,然而在伸太郎耳中,只是一连串的泡泡声。

伸太郎下意识地点点头,说:“再见。”他站起身,拍了拍衣服,才发现天色完全阴暗了下去。回去的路上再经过那株丝樱,它仍在淌着雪水,只是再也没有一个女孩的声音了。
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