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宿

大家好!

雨女

刚洗完头发,觉得全世界都湿淋淋的……


虽然没有提到,提到也没有用处ry但这个故事的发生背景是在夏天。


很短唷


雨女是百鬼夜行里的第110只(吧




雨女




伸太郎在雨天出行,见到了似曾相识的女孩子。


那时空中积攒着厚厚的潮气,建筑物的角落渗成了深灰色,墙壁都出了水。紫阳花没精打采地开着,交通信号灯闪动着焦急的红色,一小滴一小滴的水珠,泡开了树叶上的灰尘,聚拢成一大滴一大滴,最后成股流下,润湿行人的长椅。


伸太郎把卫衣帽子拉起,遮蔽住自己的头部。他把可乐空瓶扔进垃圾桶,等着红灯转绿,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看见对面有一个女孩在飞快地眨眼,正好引起了他的注意。那是一个身高偏矮、留着黑色长发的女孩,穿了和他国中时一样的校服,规规矩矩地在腿上套了白色短袜和黑皮鞋,使人总觉得——下一秒——她就要对着自己吹起长笛,长笛里涌出一个个轻和的气泡。


伸太郎笃定地想着:他不曾认识过她、或是见过她。但他总觉得在平行世界可能见过她——如果平行世界存在的话。


蜻蜓从他的脸庞附近飞过。他看见少女的头发在慢慢滴着水。


但他也没有带伞,所以只是遗憾地看了一眼就走过了。交通灯变换的瞬间,伸太郎向前迈步,少女却一动也不动。她站在一片红色的紫阳花中间,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,平静地看着伸太郎。尽管少女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表情,伸太郎却总觉得她在对着自己微微笑着。


伸太郎径直走着,路过了一家超市。在超市里,他买了一把伞,又回到原来的地方,邀请女孩同伞,女孩久长地看着他,摇了摇头,说:


“不行的呀,我是会害死你的!”


说罢,少女的身形飞也似地消失了。


伸太郎想到了那个百鬼夜行的传说,相传有一种妖怪叫雨女,雨天便立在两道边,这时如果有男子看见了她,并且微笑着示意她共用一把伞的话,雨女就将终生跟着他;凡人无法承受雨女带着的厚重湿气,不过多久,就会患病而怏怏死去。那个女孩,是不是在说这件事呢?


可雨女既站在了这里,为什么又要跑掉?她难道只是来看看他吗?不——她真的是雨女——她真的——真的不是伸太郎一位已逝的故人吗?


想到这里,伸太郎急忙大幅度地摇起头来,怪谈总归是怪谈,这个女孩——这个女孩——分明就是活生生的人类。


他想寻求一个答案,但他只看见一片紫阳花红艳艳地摇摆着,一滴厚重的水珠由花叶上落在了地面上。少女的黑发、少女的长袜……一切都成了红色的块状物,红色的块状物不是血、也不是颜料,只是一团说不清楚的模糊,正在缓缓融化,形成红色的滴水,混入了紫阳花之中。伸太郎忽然感到无法了却的悲伤。


伸太郎折返回去,回到那家小超市里。他把伞退了回去,捏着还回来的钱,不知该怎么用去。他又回头看了一眼,少女原本站着的位置里,有一片紫阳花似红色的记忆,以一双温和的眼睛追随着他,为他的周身附上了一层浅浅的湿气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