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宿

大家好!

[阳炎]直击灵魂的文手问卷

受阿欣@Why_Give_Up_Cure之邀!

我要写一整篇的伸文来满足自己!!

 

伸文为什么不结婚为什么不结婚55555

 

1. 最擅长的写法/梗是什么?回答并试写一小段(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)

……有点文艺???

 

 

伸太郎闻到很浓的柑橘香。

这让他想起了故人,以及自己仿佛未完成的水彩画的具有空气感的高中。他在无数个夜深时梦见那块坟墓一样鲜活的蓝天,天台上站着一个披发的女孩,她的头发黑得清晰,在水果味的洗发水里浸泡过,于是那味道便挥之不去。

他没有亲临那最后的一分钟——啊,这也许是他毕生最后悔的事了;除非还有什么有关她的事,能引起他更深程度的悲伤来。他没有亲临那女孩生命中的最后一分钟,甚至没能赶去看看她的最后一秒钟,是在什么样的困扰中度过,什么样的心愿里枯萎。

他没有亲临那个鲜活的生命经历短暂的飞行后就成了残血败骨。像盛着葡萄美酒的杯子被打碎在青黑色的磐石上,她的音讯消弭在富有空气感的那个夏日里。伸太郎用力吸气,还能闻到她在时的气息,只是已经非常弱、非常薄了。再过一段时间,恐怕就闻不到了。

伸太郎听见什么细小的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。他走了走神,鼠标托着的右手一时没有动静。屏幕中聒噪的少女捧着一个问号的矢量图标,歪着脑袋看向他。伸太郎的脸埋低了,肩膀也缩在一起。

但他没有哭泣。他看见取暖器下一片半焦的橘子皮,干瘪地躺在那里,就像伸太郎的眼睛一样干燥。他隐隐约约听见电车开动的声音,便放下一切用心去听。广播里有个女声在冷静地播音,耳边有个女声在对他说话,声音很轻,就像吹气一样。

“画一条线试试,所以——从这里可以看出来是向阳坡……”

“嗯,嗯。”那女孩小心翼翼地说,又飞快地看了伸太郎一眼。

伸太郎看见女孩眼睛里有一条茜色的坂道,夕阳的颜色满溢出来,把女孩的眼睑染成玫瑰色,而头发边缘成了白金色。她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温柔而遥远的恒星,把目光都交托给了伸太郎,这使他一时不知所措,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袖口,又看了看脚尖,最后才把目光小心地落在女孩更加小心的眸子上。

他蓦地看见一片自己不曾参与的蓝天,又回到那个噩梦中去。

伸太郎及时地清醒了过来。

电脑中的少女看见伸太郎忽然微微笑了起来,好像想起了什么,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片橘子皮蔫蔫地躺在地板上,散发着热气和颓靡的香味。

 

2. 最不擅长,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/梗是什么?请描述一下。

傻白甜。

3. 有没有雷的梗?请描述一下。

民国我喜,淳朴农村风我也行,但是和欧美cp搭在一起我就不行了。

(其实是为第4问做准备嘿嘿嘿

4. 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CP,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。

民国伸文!(虽然并不是欧美cp,但我已决心写一整篇的伸文)

就算题目这么说也还是得小心避雷啊!

我历史不好只好边写边查,1912年1913具体是什么样的我不清楚,看看就行了啊……

 

自孙文先生创立了中国同盟会,已过去七八个春秋。北平的糖葫芦依然活跃在这大春天的叫卖声里,黏甜的糖味儿消融在嘴边倒是一种短暂的慰藉。

吵喳喳的麻雀坐在瓦瓦砾砾上,看那俗世的庸人们耳语相传什么流言与蜚语。沈如岳坐在这些飞禽监视的眼光下,排出可怜的几文钱,又把那患了眼翳的老人递来的糖葫芦交给身旁的少女。

那少女叫做温乃的,带着些温黁又轻巧的气质,向沈如岳道了谢,便咬下一口糖渣,用的是上好白糖,封着野果的酸劲儿和野性。沈如岳看着她的样子,正是心神活泼的年纪,叫人不得不又怜又爱,沈如岳不能自止地窃自笑了。

 

“如岳你不是没钱了么?”温乃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抬头问他道。

“叫沈先生罢。我们结伴去投奔青天白日旗,你跟着我,我们路上彼此敬重着。”

“这又有什么不妥呀?如岳和我不是同龄人么。”温乃笑了,又问一遍,“你不是没钱了?还给我买葫芦作甚么?”

沈如岳便不回话,沉着脸,好像同她怄气似的。温乃快步向前,以免被沈如岳甩开老远。

一个老到快入棺的艺人吹着笛子,又不像是笛子,只知道是带孔的乐器。那曲子温乃没听过,只觉得十分地悦耳,叫人心情柔和起来。

沈如岳心里也是这么觉得的,他看着温乃的长发披在学生装的立领上,那么的富有青春力。他听着这曲,仰面看到了新如天色的青天白日旗。忽然心里一阵平静,像是过去周遭的一切不幸与不称意,都可以不计数了的。

 

5. 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?

不吃setokano。

6. 针对第五题的答案,如果接受不了,是否接受友情/亲情向?如果可以,试写一小段。

可以的!话说我觉得他们共同牵系的人那么多,两人的互动很少会和自己有关,而更多的是对文乃、对老师、对其他人的共同缅怀吧,也会聊聊喜欢的女孩子就是了……

 

濑户幸助捉住了一头鹿。

说是捉住,其实不太准确。因为濑户是在第数不清几次跑进森林里寻求安慰后,笑嘻嘻地与鹿结伴回来的。那鹿生的漂亮啊,鹿角白得像封冻一冬的雪花,眸子清灵得可以映出山上的小溪,它的四蹄优美,跑起来像风一样,仿佛既能追上新干线,又能捉住亡者的魂灵。

鹿野仰面朝天地倒在沙发上,斜睨着这温驯的家伙。濑户笑着问他在做什么。鹿野摆了摆手,用胳膊肘支撑自己坐起来,呆呆地又看了一会,才开口说:

“为什么我没有它跑得快呢?”

濑户哈哈大笑起来。“你毕竟是人呀,鹿野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鹿野固执地沉溺在那个问题里,“为什么我不能像它一样快呢?为什么我没有救她呢?”

濑户听了,脸色骤然变了。气温蓦地变冷了。濑户垂下了眼睛,问道:“你想到什么了?”

“用你的能力就没问题了吧。”鹿野笑着说。

“我不愿意那么做。”濑户说。

那匹鹿好像也能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,离开屋子走了。它的蹄印在屋外厚实的雪花里踏出了一条可以循过去的小道。濑户意识到这点,望了望鹿的余影,但没有去追。他知道自己是追不上的,就像鹿野是追不上的;他也不必使用能力,就知道鹿野痛恨自己追不上什么。

 

濑户几乎是有点悲伤地沉默了一会,又开口说道:

“我帮不上你的忙,鹿野。因为这也是我一直想要却不得的事。”

 

7. 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,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,可以贴已有的旧文。

画风一(旧文)

画风二(还是旧文)

8. 有没有坑过文?坑品如何?

我目前基本没写过连载,所以不会坑文。(一个睿智的眼神

9. 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,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。

这是默认了第8题通常人都会答“有”了么!简直是低估了我的睿智!(欸

没有时间写了不好意思……

10. 有没有出过本子?如果有出本的想法,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,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,不能太长。

没有出过,想出,一直没出。

哈哈没有觉得写的特别好的……哪一天真的做宣传了再考虑吧。

11. 上面写了那么多,累不累?

累。

不过也就写了三段而已……

12. 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?如果不是,多久爬一次墙?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?

是。但我只是突然对伸文起了极强的执念,其实是个动作敏捷的爬墙手。

爬墙无规律,有萌就有我!(然后写be。

13. 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。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。

太多了说不过来!

(大声说出)我!的!好!基!友!

14. 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,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。最好贴链接地址。

那就……斩佐!《狱都事变》斩岛x佐疫

他们的相处模式应该是模范的好友吧,

其实一共也只写过两次,何来最满意的作品,贴那篇比较短的吧。

http://siti23.lofter.com/post/23945e_619152f

15. 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/最崇拜,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,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。

你是不是考虑一下的 @信者無泣 

虽然你好像在写本子不知道有没有时间……

主页:http://renascenceland.lofter.com

16. 邀请他/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?

好极了!来吧好汉!

—结束—

评论(13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