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宿

大家好!

这个世界安静得出奇了。就好像谁也没有来过,什么也没有降生。于是雨雪只在天上浮出影子就被压抑了回去,王子不必统治王国并为此烦忧,因为他从来没存在过,夜莺不必为别人的情事劳神费力,玫瑰的花枝可以不必灌满一只鸟儿的血。于是一切爱人都只是爱人的梦,在虚无缥缈的安静的世界里,好像彼此望见了,但又从来没有机会相交。于是再也没有什么几何图形和相关的推算,那只揣着怀表的兔子反而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,爱丽丝永远不会长大,小王子永远不会旅行,他们永远保持着这个世界肚子里的胚胎的状态,因为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扰乱这种安静,就无论如何也不肯降生。于是世上没有任何东西,成了相当于艺术革新的无边无际的留白,但又不完全是白,而只是一片空而广,虚而漫长,无法测量也无法揣摩的东西。于是一粒灰尘忽然意识到自己钻了时间和空间管理的空子,竟然在世界之中占有一微米的位置,它尖叫了一声,忽然觉得非常孤独,那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,以至于它又对自己拥有情感这件奢侈的事好奇起来,殊不知好奇也是十分奢侈的事。

评论(3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