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宿

大家好!

一个相当不走心的repo(。)

一个相当走心的repo,我倾倒。

天哪这repo怎么写得像散文欣赏一样……我躺倒……

谢谢,谢谢,真的是非常感谢!觉得自己简直不值得收获这样的长评……

很高兴!我的斩佐力又回来了!!


-狱鸟-:

《灯火与车站》

打打打打打扰辣这里依照约定写了一个(不)走心的repo所以悄悄艾特@生宿  如果因此感到困扰非常抱歉_(:

昨天下午刚取到了快件——原以为会是平邮来着。拿到手的时候满脸懵仿佛被一颗凭空坠落的陨石结结实实地砸中——尤其是在瞧见一堆可爱的小物件从透明薄膜中滑出的刹那。然后我就安详地旋转爆炸原地升天——扯远了(。

以下是正式的repo(。

我喜欢这本无料的装帧设计,有沉淀的美感,不夸张也不平铺直叙。紧接着就是标题《灯火与车站》,在没翻开内页之前我便在脑海里织出一幅绘满夜色与灯火的画卷。孤立的灯火并不亮,甚至是有些暗沉的,只隐约窥见列车披着夜的银河驶过站台,它来的时候光辉四射,仿若载着这一世的光;走时却徒留昏影,教人心生寂寥。后来我读完了故事,即便没能见到想象中那沉寂而模糊的车站,也依然存着如此孤绝的印象,反而在我眼前愈发明晰起来。

斩岛遇见佐疫的时候捕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幻影,那幻影里裹着水汽,像是深夜里细雨空濛的车站里蓦然熄了盏灯;可又亮了起来,因为他看见佐疫噙着的微笑里织着一束白月光。那月光温润清亮,映得那眸子一片澄湛,眸里流淌着古典乐、金平糖与遗失的时光。他大抵是知晓些什么了,可那只是在他的梦里。梦里焦茶发色的青年夹着海腥味儿,嗓音透澈,燃烧的日光灼伤了他的眼。不,那并非日光,那是孤挺的灯火倾落的辉芒,他匿在暗处与灯火下的青年遥遥相望,分明从未见过却徒生怀念。他在怀念着些什么?他不知道,他只想能有个人对他说句话,像是「天气真好」此类,他会觉得安心。

停得再久的列车也终有驶离站台的时刻。青年向他道别后便登上了列车,可他没有回头,仿佛他舍不得的不是青年而是青年呆过的那盏灯。列车离开站台的瞬间他听见了灯火熄灭的轻响,像是一滴雨水落下的声息,纤细而轻盈。黑夜刹那间屏住呼吸,悠长成调的风声不再奏响,蜜糖溶进红海。那节列车毫无预兆地驶入僻静的站台,也如阳光底下蒸腾的水汽般消泯在被雨浸湿的夜色里。他也始终一人空守着一整个车站,孑然孤立。



「我时常会想起那个眸色清冽的青年。他留下的金平糖还好好地放在罐子里,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那时他所听的那段旋律,我也再没能遇过当日夜晚那般莹润的月光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.

Ps:因为快递小哥已经暴力损坏过快件所以我就不返图辣(。 
结果这个repo还是非常的不走心(。 

评论(2)

热度(4)

  1. 生宿-狱鸟-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一个相当走心的repo,我倾倒。 天哪这repo怎么写得像散文欣赏一样……我躺倒…… 谢谢,谢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