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宿

大家好!

魔女的故事

魔女吞下了我的灵魂,并呲牙咧嘴威胁我——为她作一部传记,像所有写给英雄的赞歌那样,予她一份独有的秉属于书面的灵魂,与英雄比肩而立的勇气。如若我拒绝,或完成的时间超过期限,我的血液就会顷刻抽干,骨骸崩摧成灰,泡进冥河水。
于是我咬破拇指,用血液在雪地上书写;魔女把眼睛挂在月亮的尖端,双手放在我的颈部,寒气包裹我的身躯。我开始写了,语调是幽怨而痛苦的,混着血水中的铁锈味。
魔女分为三类:谎言魔女,怜悯魔女和死线魔女。谎言魔女杀死说谎的人;怜悯魔女杀死有过剩同情心的人;死线魔女杀死做事超过期限的人。这位魔女正是最后者。
魔女出生时就是魔女,但还没出生时,她们只是魔法。在黑夜里,月亮收集了尖叫声、笑声和猫叫春声,按不同比例混合在一起,便合成了不同魔法的胚胎。血红的暮色像一个巨大的子宫,月亮则是狂吠的、象征雄性的魔鬼的脓疱。人类害怕魔女,但人类驯服了猫,因此,在我们心中,魔女好像也不是不可驯服的。
魔女与人的相似点,是身体外观与内心情感,除此以外,天差地别;而内心情感,实在太过相似;不如说魔女是人类恶念的无穷膨胀的显现,因为没有哪个魔女没有一颗野心。
这位魔女拥有的是恋爱的野心。她想单方面地爱上谁,对方会知道她的心意,却绝不能爱上她,也不可以主动找她。这算是怪癖。魔女长得美艳绝伦,因此,她已经杀死半百个回报心意的男子;她可能觉得恋爱应当是信仰,信仰和爱情是不同的。信仰是全心全意的,爱情是片刻的;信仰是用来崇拜的,爱情是互相接纳的;信仰是表面的单向,实质的双向,爱情是没有方向的;爱情可以说是信仰的一种表现形式,但如果没有爱情,也存在信仰。而一旦信仰向爱情靠近,偏过太大的角度,信仰就会堕下神坛,就会黯然失色。
魔女是多么可悲,又多么可爱啊。
我不会爱她,最多只是投以怜悯;而现在,我其实对她只有愤恨。我不愿叫她杀死,因为我的生命应当属于自己,我早就计划三十岁生日时自杀,现在她想扰乱一切,我讨厌这样。
但这不相关。继续谈魔女,魔女与她的第一个爱人,一位东方角斗士,矮小结实,敏捷而英俊;入夜以后,魔女拨开他的鬓发,亲吻他坚硬的颧骨;角斗士忽然园睁着眼,猛坐起身,用矛刺穿了魔女。魔女流出了欢欣的血,她狂热地爱上这个男人!她希望他能粉碎她,撕咬她,使她成为迷雾,成为残渣。但角斗士的面上显出了惊惶的神色,好像被月亮的阴影掌锢五脏;他颤抖着喉管:啊,天!啊,天!我做了什么呀?他跪下来想向眼前的天使求饶,他带着爱意去吻她的脚,于是魔女俯下身子,把眼泪拉长成刺,切烂了他的脑髓。
魔女流了许多泪,又盲目地爱了许多人。但那些人没有谁成为她的信仰,他们都为情爱死去。这些人比夏日的晨雾更加卑微,热气中升腾着腐烂的信息;她的泪几乎快要流干,也没有窥见黎明中的神坛。
魔女爱上了一个女人,一个养鸡场主人的侄女,没有父母,非常美丽,白净的肤色好像会在日光下消逝。魔女从风车的罅隙中探出衣角,女孩并不注意;魔女伸出黑夜的手,女孩在暗处退去。魔女的背脊渗出了欢欣的汗水,好像这女孩能成为一种不可及的梦想,信仰。但女孩再次出现,她手中的食物和水与地上的灰土、自身的血混合在一起。魔女第一次亲吻死尸的嘴唇。她唱起歌来,非常难听,便又止住;她发出哭声。
魔女爱上了一只鸟,一只鸟总不会回馈爱情吧?但她忘了,鸟是朝夕啼唱的动物。魔女爱上了一只鸟笼,但鸟笼毫无顾忌地陪伴她,好像日月与黑白都不及魔女重要,这也是她无法接受的回馈。这个处处透露着爱的反馈的世界使魔女心底发凉,她不知道自己追寻什么,渴盼什么,什么是什么,什么具备着怎样的意义,意义是否可以被称为意义…
写到这里,我无名指的血已经流干,惯用手透出纸张与雪的颜色。我的大脑嗡嗡作响,好像有谁在歌唱。遥远的歌声,非常美丽,非常动听,好像幼年时期夜半所见的金色的星星,在眩晕的头脑中温顺地发出亮光。
魔女在唱。
魔女在唱什么?
这歌声与她灌输给我的记忆并不相同,那分明是十足的动听、十足的美丽。正因为这,也许正因为这,人们总会爱上她,宇宙万物都爱她;而她也可以爱上宇宙万物,不费吹灰之力;这又恰巧是悲剧的诱因。假如魔女一无所有,只留下卑鄙可憎,她的理想或许并不会成为空谈,付之流水。
你为什么要那样看我?你别那样看我。你应该收回你的眼睛。魔女大声地,傲慢地指使我。
我突然觉得魔女很可怜。
是的。她比谁都可怜。她难道不像我吗?我的过去与未来,虽然与她毫不相似;我的现在,则透着死气与她交叉在一起。可我们难道不像吗?她在某种意义上难道不是我吗?我用将近一只手的色彩为她补充勇气,构筑灵魂,我难道不能算作是她吗?如果这样,那她就和我一样可怜,我也像她一样可爱…
魔女疯狂地扑向我,像一团火;而我半合上眼睛,已经看不清东西,有什么离我而去,骤然升起。世界像一团被搅烂的水花,粘稠的思维正在变得僵硬。我感到灵魂离我而去,肉体离我而去,魔女离我而去,我离我而去。原来魔女并不是死线魔女,而是用谎言掩盖自己的怜悯魔女。我为此付出了代价。现在,我在冥河水中,泡着不知所谓的内心的空影。

故事讲完了,晚安。

评论(5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