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宿

大家好!

[魔王组]神父与恶灵

“你又杀人了!”

“是的,我又杀人了。你应该来看看的,我这次处理得很好,不如说——我越来越轻车熟路了。人类,啊,像装葡萄酒的五光十色的玻璃器皿,用上了膛的子弹击碎他们,有一种行为艺术美和宗教意味,迷人得很。”

“你这个恶魔。”神父抓住了Satanick的领子,恶灵在离他极近——几乎贴面的距离看到了那张生气的脸,好像要把自己的牙齿咬碎吞到胃里去似的。

“本来就是呀。”Satanick笑着迎向他的目光;他悬浮在教堂靠门处的半空中,一绺金色的阳光罩住他的半身,另一半则披着诡谲的银色。Satanick在这个位置就像一把餐刀,而Ivlis是任人摆布的兽类,即将被体解,被烹饪,被装盘,一切都在Satanick有点斜视的眼睛面前发生。

“不过我没有用子弹。现代武器总是不能让人领略到一丝古典美,欸?你说现代和古典本来就是相对的?不一定吧……”Satanick干笑了几声,把一朵红山茶花插到Ivlis的领口上,接着说道,“我用一种新发明,把人上下拉扯,可以长高三四厘米,最神奇的是肚皮最后会变成肥皂泡一般的透明状,仿佛内脏会游动起来。”

“你这个坏蛋!”Ivlis说着,却没有办法。

Satanick笑了起来,这让神父想起小时候读过的童话故事,里面那只可以把脑袋倒装或变成月亮的柴郡猫。Ivlis分神的时候,胸前的领带已经被放入Satanick的手中玩弄着,这个恶魔呲牙笑着说:

“你穿着祭服,要去做弥撒了吗?真是虚情假意啊。你这个——这个伪善者,一日三次向神祈祷,却在教堂里供奉着恶魔。”

“我会驱逐你。”Ivlis扁着脸说。

“哎呀,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。”

教堂敞开的大门外部,鸽子灰的天空中像是布满了阴翳,一些灰椋鸟在林子里跳来跳去。

那朵山茶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Satan手里,他用尖牙扯碎了花瓣,面上浮现出满意的神情。Ivlis有点厌恶地看着他。

“唉,Ivlis,你闻到什么了没有?”

“……”

Ivlis不答。

“是硫磺和硝石的味道啊。”Satanick用力地吸了吸鼻子,说道,“是战争的味道。教堂——真冷清啊——既没有丝毫的人文味儿,也从来不具备科学的目光,啊,就连歌声和纯洁都没有了,唱诗班的孩子昨天已经回去避难了吧?”

Ivlis看着他,又把视线垂下去,光亮的皮鞋面上映出一张颓丧又失意的脸。他以前觉得自己是戴光圈的,现在却渐渐暗下去。Satanick的意思非常明确,信仰正在遭受屠杀。

“啊,还有一个失意的魂灵的味道。又湿又腥的海风——Ivlis,你该去远的地方。最好是别的国家,”Satanick循循善诱地说,“最好是我的国家。”

他展开的手掌平放在Ivlis齐眼的位置,距离不过一尺,附着半只脱落的白手套,露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月白色的皮肤。他那个样子Ivlis终生难忘,就像邀请小孩掉到噩梦里去一样,隐约间真的有石黄色的满是破洞的月光映在他的头和两只角上,柴郡猫正扬着脖子等这场交易成功。

 

“是香槟的味道啊。”Satanick笑嘻嘻地说,“以后一起干杯吧,Ivlis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加大了手腕的力度。

Ivlis的颈部被恶魔的手掌束缚着提起,他的身体也随着悬在半空中。从来没有人试图在教堂内部上吊自杀,因为这里雕满宗教画像的富丽堂皇的穹顶高如新月不可触及,Ivlis显然要成为第一人了。他的瞳孔紧缩,而眼球突出,脖颈处呈一片僵尸皮肤的青紫色。

当他重新落到地面上时,已经说不出话来,也无话可说。Satanick手掌上的山茶花味黏连到了Ivlis的脖子上,使他几乎要呕吐出来。

 

“我会杀了你的。”过了好一会,脱力的Ivlis躺在地上,敌视地看着对方说道,“恶魔,你这个恶魔。我有一天会剥掉你的皮做一把伞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