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宿

大家好!

一个独立的睡前故事

前言:向海囚爸爸低头.jpg
我已经是个魔王组废人了!!!!!!!!!!






8月29日的故事



作恶多端的魔王说:这世上,只有一个方法能彻底杀死我!那就是:抽空我的血液。
尽管他这样说了,却没有谁能这样做。至于他这样说了,也许是挑衅,也许是真心求死;当他在满月上啃噬夜色、俯视人间的时候,他看起来绝望透了;然而,绝望也杀不死他。
没有人知道魔王活了多少年,没有人知道魔王作了多少恶;都是因为时间过长,数量过大,数不尽,算不完。
魔王的角上缠满了噩梦,使他无缘无故多了负重,又无法解决;魔王总是捧腹大笑,魔王总是荒淫无度,魔王是个合格的魔王,尽到了邪恶的本分与糟糕的责任。
魔王孤独地活着;只要他眨一眨眼,一个噩梦就能吞掉一个村庄。

从月亮的一端,一个夜里,陡然钻出了另一个魔王;我们就以着装风格区分,叫他打火机吧!
打火机出现的时候,举着一把巨剑,劈头就往魔王身上砍去;他的眼睛和头发像着火似的,一瞬间将他包装成一个勇者。
但打火机也是作恶多端的魔王,并且,他不尊敬同行。魔王吃了一惊,将身一躲,但还是擦破了皮肉,露出一些紫色的血来。
打火机怔住了。他惊讶于他血液的颜色,但魔王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,扬起了头说,这没什么!当我情绪波动,血液就是紫色的,腐蚀性很强,小心你的剑刃。
打火机听了这话,忙看向剑,剑已支离破碎,顷刻崩摧,化为一滩粘液,热得烫手;打火机丢掉了剑。
还有别的。当我心力交瘁,血液就是绿色的,味道很酸。
……
当我满腔热血,血液就是红色的,味道很甜。
就该是红色的吧!
当……唉,算了。
你看哪。魔王走近了一步,他打了个响指,一个茶壶应声而出,而打火机手中显现出一个同套的茶杯。
魔王又走近了两步,他稍微躬了下身子,把满月装进茶壶,摇晃几下,倒出一杯鲜血来。
打火机脸色苍白,好像被抽干了浑身的血液,顿时失掉生命力,死了。
魔王又说:当你困扰到我了,就该尝尝你的血了。

又一个夜晚,月朗风清,魔王在把月亮修剪成西服尾巴的样子,这时,打火机来了。
他看上去还是活生生的;他没靠近,也没说话。魔王瞧见他的同时,发现自己又流了血。
你只有紫色的血。打火机说,你是骗子。
不是的。魔王说,你总是让我情绪波动。
你脑子里装着什么?
性欲。
……什么。
暴力。
够了!
看看这个。魔王说。他的紫色血液井喷出一朵焰花,在月亮上空爆炸,甚至伴有骇人的响声。魔王伸出手臂,用伤口接住回流的血液,使它凝固成为花束。
现在他要把这花束送给对方;魔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。
打火机犹豫了。
当他被魔王的手牵引着,去碰触那朵花时,体内的精血再度被调动出去,打火机脸色苍白,死了。
该死的,你的花茎上全都是刺!
我还没让你碰我的角呢。我还没让你碰我的很多地方呢。魔王说。

又一个夜晚,很多个夜晚。这晚,魔王没有试图杀死来访的魔王,而是给他套上了项圈,使他无法不告而别。
魔王说:你……
……
魔王说:我……
……
过了一会,魔王月牙色的皮肤透起了紫色,这使他的面孔在夜里不好分辨;打火机看不清他的表情了。
打火机只好看着他模糊的脸。
魔王忽然狂笑起来。打火机一阵后退,但也退不到哪里去。等魔王笑够了,他便抓过打火机的肩膀,向他露出一嘴童话故事中魔王必须拥有的尖锐的牙齿,向他献出一个满足世人对恶魔一切偏见的狡黠恶劣的笑脸。那笑容——就像猫科动物,使人感到,他下一秒就要摘下自己的脑袋放在刀尖上戏耍了。
魔王忽然凑近了对他说:听好了!你尽可以放弃杀死我、伤害我,或一切与此相关的尝试。我从来没有死过,也不会死。是你让我成活。现在我会带着对你的恶意,折磨你,不休息,哈哈大笑着一直活下去。
在打火机领会这段话的含意之前,他的颈肉被魔王咬开,放出大量的血;打火机又死在了魔王的手上。一个一如往常的月夜。

评论(1)

热度(46)